当前位置:首页 > 老照片 > 延平文化丨宋时那场雪!

延平文化丨宋时那场雪!

关键词:???发布时间:2019-11-03 11:00:01

踩着历史的脚印,

来到延平南山镇一个宁静的山村。

在八月阳光飘浮绿意、

弥漫清香的田野上,

我仰望着游酢雕像。



游酢背向青山,

面向田野,

髯须飘动,

迎风而立,

淡然的神情好像告诉来者,

理学和儒学本一脉相承,

华夏民族的思想源流来自于青山绿水。


山水气息滋养着人的灵气,

提升着人类精神,

真善美从草木的性灵中温婉飘来。


-----
-----

大师们广博的学识来源于广泛的学习和丰富的生活阅历,他才能够兼收并蓄博采众长,有比较地吸取各家或各方面的长处。


朱熹在李侗之前曾有好几个老师,如崇安绍兴十三年(1143)三月,朱熹之父朱松临终前曾写信给刘子翚,命朱熹前往五夫,从学于武夷三先生(刘子翚、胡宪和刘勉之);据《宋史》载,“是时吏部员外郎朱松与侗为同门友,雅重侗,遣子熹从学”,而与游酢同时立雪程门的杨时又是李侗的先师。


朱熹的老师还有游酢的学生黄中,我想像着八百多年前的朱熹,一身青衫,背负褡裢,草履或布鞋,独自穿行在这条寂静的山道上,拜访先师游酢的故里。


宋时的那场雪,从先师的背影一直扑送到朱熹的身上,带着先人的呼吸和淡淡的泥草香。


朱熹闻到了先师的气息,

独行的脚步虔诚而舒缓。

他踩在蜿蜒的山路上,

像微风掠过树叶,

像鸣虫低飞过青草,

带着不可言喻的愉悦。


朱熹孜孜求索的步履向前跋涉,

身后延伸着一条漫长的理学之路,

传扬着朴素的芬芳。


山水坐标诠释着朱熹的足迹,

也唤醒了沉睡的游酢。


朱熹的理学之风冉冉托起游酢的立身铜像。游酢清矍的身影从青青山峦间徐徐走来,一手背后,一手捻须,深思独立,沉吟不语。身后“程门立雪”的典故,以古朴的字迹牵动着山岚云雾,如一抹寂静的阳光,照耀着农舍、田野、庄稼、小路……饱满的稻谷、碧绿的青草,飘摇着洁净的香。



宋时的那场雪纷纷扬扬,飘扬在洛阳伊川,飘落在嵩阳书院内。


洁白的雪花儿飘忽过黑色的瓦楞、深绿的砖墙、灰白的枯枝、扑朔而下,如盈盈梅花摇曳于风中,碎碎点点、时缓时急,轻盈无声中飘动着素净温婉。


屋内静思的身影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寒洁,寒意适宜思索的氛围。历来高士喜欢在寒境中独自思索,思想的气流穿梭过空气中的寒冷,涓涓流淌,如水流经山坡,滋润草丛,灌溉树木。


灵魂的通道被悄然打开,

如身披靡风的夜行者,

一步一步,

向寂静林野处寻幽探秘,

并不觉察奇险,

也不觉孤独。


精神之旅和身体的路途逆向而行,

精神在奔波,

身体处于静止。


缥缈的神思落在安静的身体上,

如素雪无声落在树枝上,

静谧而芬芳。

心有灵犀才听得见这场雪。



雪在身体内漱漱飘落的声音,如雪渗透进树桩,渗透进年轮的声音,叶芽萌动着呓语,花蕾探出枝头。



游酢是如何程门立雪的呢?


游酢立在雪地里聆听老师的思想,如一株树静默聆听另一株树开花。他站在屋外,老师程颐坐在屋内。学生沐浴着天地的雪,老师沐浴着精神的雪。雪,同一时间从屋内和屋外,从老师的体内和学生的体外纷纷飘落。雪有灵性,也有寓意,从老师的思想延伸到学生的思想。待程颐从精神的雪地上缓缓归来,昏忽的眼睛慢慢睁开,发现院外一片亮洁,学生游酢深深裹在雪地里,像一根树桩被厚厚的积雪淹埋,积雪埋过他的双脚足有一尺多厚。这是怎样寒冷的天气?这是怎样持久的等候?他一动不动站立着,需要多么漫长的耐心啊。


他就是一棵听雪的树。

雪如经声,

从心内纷纷扬扬。

尊师的教诲,

如深远空灵的禅意,

从寂静的空气中弥漫而来,

他垂首恭立……



时年,游酢四十多岁,已经是饱学的进士,人至壮年满腹才学,但他仍以谦逊的态度,放低尊严、虚心求教。


中年游酢和好友杨时并肩站立在雪天地里,任雪从头上、肩上、身上簌簌飘落,等待尊师从沉静的思想中醒来。


他谦卑的身影像一株翠竹,婷立山涧,虚心接纳光和水的沐浴,谦虚生长、节节向上;宁静让姿态飘散出植物的芬芳。


等待悄无声息,仿佛静止了时光,花朵屏住呼吸,枝桠停止颤抖;平心静气让心绪消散了浮躁,向往如寒气凝结袅袅升腾。


丰厚的思想像平实的泥土匍伏雪地里,等待一场雪吹开另一场雪,飘荡出天籁般的声音;吹拂出花红柳绿的暖意。


思想的水流如新绿的斑痕,沿着古藤枝蔓悄然延伸。


老师闭目养神,不教而教;学生参悟思诲,不学而学。


礼与仁融为一体,师生的灵犀相通。耳濡目染,便是教学的无声境界,教与学无处不在,也无时不有。

程门立雪,

是一场精神的传扬。


随着宋室南渡,政治中心南移,中原文化随着立雪的脚步逐渐“载道南来”。 时年,游酢和杨时拜师归来,雪,从洛伊程村飘扬到豸山草堂,从北国的天空纷纷飘飞南国山川。雪,有了鲜明方向的历史转折。那场理学天空的初雪,从北国冰天消融为南方温暖的春水,潸潸流淌过闽江各支流,像丰富的支脉滋养着闽地丰茂的草木。许多年后,朱熹敬佩的脚步穿过山川草木,写下: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古人立雪的身影,为后人立下了孜孜求学的标杆,“道南”学问,为闽学提供了清澈的源头活水。


一场雪流传千古,

其实不关乎落雪的时间,

是清晨或黄昏;

也不关乎雪落的位置,

在院外或院内。


雪地上的背影是清虚正直的,

在时光投影中经得起岁月衡量。


游酢一生勤奋好读,严谨治学,有吏治之才,清廉为官,深为百姓爱戴。在战乱流离中,晚年死于异乡,他的思想却在故乡开了一脉先河,他致力传授二程洛学,成了清德重望的理学元宗,他探研的《易说》、《论语杂解》、《孟子杂解》、《中庸义》等,是继周敦颐、张载等人的理学经典代表作。朱熹称他为“道南首豸山”。游酢的骸骨被异乡水土收留祭奠,思想却在故乡源远流长。



游酢,字定夫。游定夫纪念堂背倚青山,依附山势呈“金字”布局,背靠人字形翠绿山脉,左倚狮山,右倚象鼻山,一脉清水绕过山峰绵延流淌,远远望去,如凤鸟展翅飞于碧波之上。山气、人气、文气,在天光曦照下冉冉欲升。游酢纪念堂的建筑构思,出自于游酢的《诲子》诗:“三十年前宿草庐,五年三第世间无。门前獬豸公裳在,只恐儿孙不读书。”游酢以站立的姿势,告诫子孙后代:


书中自有黄金屋

知识如沃土

可以让一株嫩苗长成栋梁之才


游酢的身影启迪着朱熹的脚步,数百年后,雪飘远了,朱熹的脚步也远去了,人们看到朱熹走过的足迹,如一条洁净的纹理,清晰地延伸进历史的掌心。


雪在历史的天空浩浩荡荡

鼓励着无数行人



文/郑飞雪 图/区新闻中心

大家都在看

喜迎新春丨搞事情!今年春节,“梅山新春美食”等你赴一场“年味”约!

新春走基层丨南平高速交警的一天真不容易

延平旅游丨塔前米岩山,惊艳了岁月

延平印记丨坐一趟绿皮车 回家过年

编辑:吴晓真

责编:陈茂军

编审:陈世荣



美丽延平

爱延平,就留在延平
爱延平,就请来延平
四贤故里 美丽延平欢迎您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微信号:npypxc
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11-03 11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